99彩票手机版

上海公墓熱線

最新動態

網站熱門關鍵字

殯葬文化
您現在的位置: ? ? ? ?

江淹的佛教信仰與荊州的禪法

2019-12-26 10:08:41 點擊數:

    《吳中禮石佛》一詩寫到了江淹的“禪心”。其中“常愿樂此道,誦經空山抵”句展現了江淹對佛教經卷諷誦功德的信受。而“禪心暮不雜,寂行好無私’,句則寫出詩人對習禪的一種體驗。“不雜”乃專心修定、不雜余想(不雜愛見、慢等煩惱)之謂。“暮”字當作“晚”解,非指稱年齡(江淹時年三十四),蓋指夜晚宜于靜心習禪。這在佛教經論中多有表述,如《摩訶僧抵律》卷一《明四波羅夷法之一》記舍衛城難提長老于開眼林中作草庵舍,“于其中初、中、后夜修行自業(禪定)”;《大智度論》卷六《釋初品中十喻》說“苦行頭陀,初、中、后夜,勤心坐禪,觀苦而得道”;《大方等大集經》卷三四《日藏分護持正法品》說持法比丘“初、中、后夜減省睡眠,精進誦經、坐禪修道”。皎然《答俞校書冬夜》詩所謂“夜閑禪用精,空界亦清迥”當承用其意。據此可知,“禪心暮不雜”一語乃對修禪深有體悟者方能道出,江淹當對修禪有所了解,或者說,他已有禪修的習憂傷漫漫情,靈意終不緒。誓尋青蓮果,永入梵庭期”四句表達了詩人尊崇佛教的誓約。“靈”字在時人及江淹自己的作品中亦習見,且多與神靈或佛教相關涉,此處當指詩人對佛教的信仰,江淹在借以喻指自己對佛教的崇信終究不會因世俗之“憂傷漫漫情”而受污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上海公墓,,青浦公墓,淀山湖歸園公墓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值得注意的是,江淹的《雜三言》五首之一《構象臺》詩也提及修禪,且該作早于《吳中禮石佛》。《雜三言》五首亦屬騷體,詩序中所說“予上國不才,默為中山長史,待罪三載,究識煙霞之狀”,與《自序》中“山中無事,與道書為偶,乃悠然獨往,或日夕忘歸。放浪之際,頗著文章自娛’,諸語相合。所謂“待罪三載’,,即指被默為吳興令的三年。五首分別以“構象臺’,“訪道經”“鏡論語”“悅曲池”“愛遠山”為題,可謂作者吳興生活之具體反映。《構象臺》詩云:“余淚阻兮至南國,跡已祖兮心未肩。立孤臺兮山帕,架半室兮江汀。……伊日月之寂寂,無人音與馬跡。耽禪情于云徑,守息心于端石。永結意于鶩山,長憔悴而不惜。”所謂象臺者,當有或塑或鑄的佛像。從詩的內容來看,江淹立象臺,蓋為禪修觀想之用(“取佛形相,系想思察”。這也再次表明,江淹不僅了解禪修,且已經有禪修的習‘h。那么,江淹的禪修始于何時且得之于何處?要回答這一問題,須將江淹仕宦荊州的經歷及其與南朝宋、齊諸王的交游結合起來加以考察。因為南朝諸王子頗信佛,并多與文人交游,諸王、文士與佛教之關系成為一種引人注意的現象。而江淹嘗歷仕宋、齊諸王,其中的巴陵王劉休若、建平王劉景素及豫章王蕭疑,皆與荊州地區的禪法有關聯,且江淹曾侍從他們出鎮荊州。

    巴陵王劉休若是宋文帝劉義隆第十九子,《宋書》卷七二、《南史》卷一四有傳。江淹《自序》云:“對策上第,轉巴陵王右常侍。”據《宋書·明帝紀》所載,劉休若于泰始五年(469)閏十一月為征西將軍、荊州刺史,七年二月為建平王所代,則江淹赴荊州就任巴陵王右常侍當在泰始六年。劉休若為荊州刺史時,常與江陵釋僧隱交游。《宋江陵釋僧隱傳》載:“釋僧隱,……常游心律苑,妙通《十誦》,誦《法華》《維摩》,聞西涼州有玄高法師禪慧兼舉,乃負岌從之。于是學盡禪門,深解律要。……頃之東下,止江陵琵琶寺,……禪慧之風,被于荊楚。……后刺史巴陵王休若及建平王景素,皆稅駕禪房,屈膝恭禮。這條文獻有三處值得注意:第一,僧隱是《法華經》的誦讀者;第二,僧隱為玄高弟子,禪律兼善,對荊州禪法之流布貢獻至大;第三,巴陵王劉休若及建平王劉景素在任荊州刺史期間與之交往密切。江淹就任巴陵王右常侍時,當有機會接觸這種源自北方的禪法。
    建平王劉景素,父劉宏,為宋文帝第七子。南朝王子尊崇釋教,劉景素可為代表。據史書記載,劉景素好文章書籍,喜招集才義之士,以收名譽。《隋書·經籍志四》集部“別集”類,著錄宋《建平王景素集》十卷。劉景素與佛教之關系表現在兩方面:一是于佛教義學頗有造詣,有相關專著。《南齊書·王智深傳》載:“宋建平王景素為南徐州,作《觀法篇》,智深和之,見賞,辟為西曹書佐。”此《觀法篇》作于宋元徽四年(476)。二是與名僧交游密切。據《宋京師莊嚴寺釋曇斌傳》記載,釋曇斌初止新安寺,講《小品》《十地》,申頓悟慚悟之旨,建平王劉景素“譜其戒范”。又據《南史》建平王本傳、《齊上定林寺釋僧遠傳》記載,棲玄寺在雞籠山東北,宋文帝為建平王劉宏立第于此,后舍為寺。劉景素“謂棲玄寺是先王經始”,欲請隱跡于上定林山禪室的釋僧遠駐錫,僧遠未允。泰始七年二月,劉景素取代劉休若為荊州刺史,至泰豫元年(472)四月宋明帝卒,改征為太常。劉景素赴荊州任的這一年間,江淹隨之。《梁書》江淹本傳載:“景素為荊州,淹從之鎮。”江淹《望荊山》李善注引沈約《宋書》日:“建平王景素,為右將軍、荊州刺史,江淹授景素五經。由此可以推知,江淹先后隨從巴陵、建平二王鎮守荊州,當亦曾隨二王拜褐江陵釋僧隱,并藉此獲得對僧隱禪法的了解。
    豫章王蕭疑,是齊高帝蕭道成的次子。據《南齊書》其本傳記載,蕭疑虔敬佛教,臨終時尚不忘囑咐二子“后堂樓可安佛,供養外國二僧,余皆如舊”云云。又據《梁上定林寺釋法通傳》載,蕭疑嘗拜褐定林上寺釋法通,而法通“專精方等,《大品》《法華》尤所研審”。可見蕭疑篤信釋教,并重義理。江淹《自序》、劉播《梁典》《梁書》江淹本傳都言及江淹在南齊建國之初,嘗為膘騎豫章王記室參軍一職。《南齊書·高帝紀下》載,建元元年(479)夏四月戊戌,蕭疑以荊州刺史除尚書令、膘騎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、揚州刺史;六月甲申,被立為豫章王;九月乙巳,又以新除尚書令、膘騎將軍、豫章王身份為荊、湘二州刺史。江淹于是年四月任膘騎府記室參軍,據《南齊書·檀超傳》所載“建元二年,初置史官,以超與膘騎記室江淹掌史職”,則至少在建元二年,江淹尚在蕭疑府中任職。建元元年九月,蕭疑為荊、湘二州刺史時,江淹當隨疑之荊州。是年,蕭疑與從蜀下荊州傳播禪法的玄暢禪師相遇。據《齊蜀齊后山釋玄暢傳》記載,玄高弟子釋玄暢自宋元嘉三十年(453)后,“遷憩荊州,止長沙寺。時沙門功德直出《念佛三昧經》等,暢刊正文字,辭旨婉切”。蓋在劉宋末年,玄暢西適成都行化,至建元元年九月,蕭疑為荊、湘二州刺史,出鎮荊、陜,又遣使征請玄暢重返江陵。蕭疑及其眷屬與玄暢交往密切,江淹隨從蕭疑,當亦對玄暢禪法有所了解。
    總之,江淹此三段侍從諸王之荊州的經歷為他接受禪法提供了機緣,其中前兩次經歷都發生在江淹被貶建安吳令前,即《吳中禮石佛》《構象臺》二詩的寫作之前。荊州特殊的地域性,為江淹接觸禪法提供了便利。荊州,東晉定治江陵,至南朝一直為長江中游重鎮。劉宋初年,荊州已成為當時經濟極發達繁榮之大都市,所謂“荊城跨南楚之富,揚部有全吳之沃,魚鹽祀梓之利,充初八方,絲綿布帛之饒,覆衣天下’,。宋武帝諸子如彭城王義康、江夏王義恭、臨川王義慶、衡陽王義季、南郡王義宣等皆嘗次第為荊州刺史。諸王赴荊州之任,對當地文學及佛事活動皆有推動。如,元嘉二十九年正月三日,天竺國大乘比丘釋求那跋陀羅于荊州城內譯出《八吉祥經》,義宣即為檀越。劉義慶“受任歷藩,無浮淫之過,唯晚節奉養沙門,頗致費損”,“招聚文學之士,近遠必至。太尉袁淑,文冠當時,義慶在江州,請為衛軍譜議參軍;其余吳郡陸展、東海何長瑜、鮑照等,并為辭章之美,引為佐史國臣”。湯用彤已指出:“宋初禪法流行之域,為蜀、為荊州,為建業。蜀與荊州接近北方,故禪定甚盛。……宋以后二地(蜀與荊州)禪師,較江南為多。”除了前面我們提到的僧隱、玄暢以外,在劉宋前后還有諸多禪師嘗駐錫荊州,如:佛馱跋陀羅,傳廚賓佛大先新禪法,在廬山受慧遠之請,出禪數諸經,“停止歲許,復西適江陵”;曇摩耶舍,廚賓人,劉宋初年,“南游江陵,止于辛寺,大弘禪法。其有味靖之賓,披棒而至者,三百余人”;曇摩密多,廚賓人,特深禪法,“以宋元嘉元年展轉至蜀,俄而出峽,止荊州,于長沙寺造立禪閣”噩良耶舍,西域人,以禪門專業,“后移憩江陵,元嘉十九年西游崛蜀。處處弘道,禪學成群,后還卒于江陵”釋法期,乃玄暢弟子中特有禪分者,“及暢下江陵,期亦隨從”,后卒于長沙寺;釋僧印,玄高弟子,“修大乘觀,所得境界,為禪學之宗”,“嘗在江陵教一比丘受禪,頗有所得”;僧景法師,前往廬山求佛道,“于時江陵僧徒多有行業,或告法師日荊州法事大盛”,乃因此東泄,“遇僧凈道人深解禪定,乃日:‘真吾師也。’遂落發從之,住竹林禪房”。
    自東晉義熙八年(412)至南齊建元年間,荊州地區禪法頗盛。尤其在劉宋元嘉元年,其禪法發
達到了一個高潮。從師承看,荊州禪法主要來自公元4, 5世紀盛行于廚賓的禪法。如曇摩耶舍傳廚賓弗若多羅禪系;浮馱跋陀羅弘傳達磨多羅與佛大先禪系,涼州釋玄高從之受禪法,而僧隱、玄暢又皆玄高弟子。由于廚賓禪風在荊州的行化,至唐代,荊州青溪山寺禪眾天下稱最。總之,江淹嘗隨行諸王就任的荊州地區,自東晉以來就是一個禪法流行的區域。由于巴陵王劉休若、建平王劉景素及豫章王蕭疑,皆崇信釋教,且皆與荊州地區的禪法有關聯,故江淹當無法疏離于這種習禪的佛教文化背景之外,這就可以解釋他的詩中為何屢屢提到“耽禪”“禪心”此類與禪修有關的語匯。
    此外還有一條較少有人解讀的資料,可以說明江淹與禪法的關系,這就是“江淹才盡”的傳說:
        淹少以文章顯,晚節才思微退,云為宣城太守時罷歸,始泊禪靈寺諸,夜夢一人自稱張景陽,謂曰:“前以一匹錦相寄,今可見還。”淹探懷中得數尺與之,此人大惠曰:“那得割截都盡。”顧見丘遲謂曰:“余此數尺既無所用,以遺君。”自爾淹文章跪矣。這里提到江淹罷任宣城太守后,嘗“泊禪靈寺諸”。禪靈寺,齊永明七年武皇帝蕭嘖所造,由謝蒲撰寫碑文《南朝佛寺志》卷下云:“其地當秦淮運讀之交,有諸(即今之范家塘)有橋(即今之斗門橋)。”朝帝王中,齊武帝乃佛事活動的參預、信仰較著者,為造禪靈寺,嘗施舍傾貨,故其于禪靈寺甚珍愛。至于起禪靈寺之最初動機,《南齊書·祥瑞志》載:“(永明)一匕年,越州獻白珠,自然作思惟佛像,長三寸。上起禪靈寺,置剎下。”《大智度論》卷一七《釋初品中禪波羅蜜》日:“禪,此言思惟修,言禪波羅蜜一切皆攝。”《一切經音義》卷二一《新譯大方廣佛花嚴經》卷一四“凈行品音義”釋“禪那”日:“此云靜慮,謂靜心思慮也。舊翻為思惟修者,略也。”可見,禪靈寺最初的命名即與禪修佛像的靈瑞傳說有關。禪靈寺建成后成為信眾巡禮、修禪及舉行齋儀的所在,而自齊建武三年(496)至齊東昏侯永元元年江淹出為宣城太守,期間禪靈寺成為他經常巡禮的地方。對此,唐人常詠及,如皎然《七言酬秦山人贈別二首》之一:“我有主人江太守,如何相伴住禪靈。”自注:“江淹為宣城守,常會禪靈寺。”貫休《避地毗陵寒月上孫徽使君兼寄東陽王使君三首》之三:“唯有孤高江太守,不忘病客在禪靈。”徐銥《送德邁道人之豫章》:“禪靈橋畔落殘花,橋上離情對日斜。……莫道空談便無事,碧云詩思更無涯。唐人的這種認識當承自南朝。
相關內容
在線留言
    網站留言
    双面盘平台入口_双面盘玩法_Wgc福彩网 看路常赢法推荐介绍__Wg福彩网 幸运飞艇的稳定34567玩法_长龙遗漏分析 99彩票手机版猜龙虎和技巧方案__Wg彩经网 国家授权正规彩票app__授权中国福彩网